来源:澎湃新闻

19世纪中后期,美国大名鼎鼎的景观建筑师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和他的英国搭档卡尔弗特·沃克斯共同设计了芝加哥的华盛顿公园(Washington Park)与纽约的中央公园(Central Park)。那时,这两座公园齐名,深受美国人民喜爱。

而如今,中央公园因改善纽约人的生活质量而享誉世界,吸引着五湖四海的游客休憩、玩耍和观赏。相比之下,芝加哥的华盛顿公园却成为不法分子们从事毒品交易、卖淫、抢劫和凶杀等犯罪活动的场所。

为有效开发城市空间,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共同设计了这两座公园。但今天,芝加哥华盛顿公园所扮演的城市功能,与纽约中央公园截然不同,这是为什么呢?

芝加哥南部公园体系的兴建

19世纪上半期,伴随着美国西部大开发,芝加哥逐渐成为美国中西部的一个重要城市。1825年,伊利运河建成,它西连伊利湖,东接哈得逊河。考虑到芝加哥在连接美国西部和东部地区交易枢纽上的重要地位,美国政府于1837年建立了芝加哥市。1848年,伊利诺伊和密歇根运河建成。此后,美国五大湖区与密西西比河流域和墨西哥湾区之间的交通要道被打通。因地理位置优越,芝加哥一跃成为美国中西部的重要经济中心。

19世纪初,华盛顿公园所处区域是一片荒芜之地。到19世纪六七十年代,爱尔兰和德国移民开始在华盛顿公园西侧定居。

19世纪中期,芝加哥的房产大亨保罗·康奈尔投资并开发了南部的海德公园。这个日后声名远播的公园,以密歇根湖岸为边界,自东向西延伸至如今的华盛顿公园。它北抵51街,南达59街—即今天芝加哥大学所处的区域。

受商业利益驱使,康奈尔向伊利诺伊州议会游说,以便继续开发芝加哥南部地产。1869年2月,伊利诺伊州议会通过法案,创办了南部花园委员会。随后,为修建南部花园,该委员会在芝加哥南部划出一块1055英亩的土地。同年,康奈尔聘请景观建筑师奥姆斯特德和他的搭档沃克斯完成这一计划—二人因设计纽约中央公园而名声远扬。

作为美国城市景观设计的奠基人,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追求独特的景观体验。 他们不仅考虑普通人对生活景观的体验,且高度重视自然环境、城市公园和社区建设等因素的整体协调。他们坚持认为,公园是不同阶层之间友好互动的公共空间。受英国自然主义景观理论家的影响,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尤其重视田园风景的建造。1871年,他们向芝加哥南部公园委员会提交了设计方案。

为改善芝加哥人民的景观体验,同时也为缓解其生活压力,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决定把芝加哥南部打造成大型城市公园。

他们计划在东侧建设一个占地593英亩的杰克逊公园。由于杰克逊公园背靠密歇根湖,他们因地制宜,在这个公园的中央兴建了泻湖。在泻湖周围,他们兴建林荫大道以便吸引游人前来散步、跑步,并欣赏密歇根湖畔的自然风景。

(1871年,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设计的芝加哥南部公园体系草图。西上侧为华盛顿公园,中间为中途公园,右下侧为杰克逊公园。)

在59街和60街,他们设计了占地90英亩的中途公园。它横穿5个街区,并连接华盛顿公园的南端和杰克逊公园的中部。在中途公园的绿地中间,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建立了两条单向通行的交通通道。在开发中途公园公共绿地的同时,这两条公园大道将杰克逊公园和华盛顿公园完美连接在一起。

另外,他们在中途公园中央建了一条长长的水道,并力图把它打造成威尼斯式的水上乐园。冬天这个水道会形成一个天然的溜冰场。夏天人们可以利用这个水道在华盛顿公园和杰克逊公园自由穿梭,并在水上尽情玩耍。遗憾的是,由于中途公园是一个又浅又狭长的沟渠,这条水道并未建成。

在西侧,他们设计了一个占地372英亩的华盛顿公园。它北抵东51街,南至东60街。南柯蒂奇格罗夫大道和马丁·路德·金南路分列东西两侧。在华盛顿公园的南端入口,他们还设计了一个占地100英亩的公园绿地。这样做是希望人们可以在绿地上骑马、遛狗,进行各种球类运动。为连接中途公园和杰克逊公园的水道,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在华盛顿公园南段设计了一个占地13英亩的泻湖,以便当地居民和游客进行水上划船运动。在泻湖周围,他们计划种植各种花卉和树木。

(华盛顿公园的水彩画)

为建设芝加哥南部公园体系,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试图把杰克逊公园、华盛顿公园和中途公园完美结合在一起。他们不仅对芝加哥南部公园体系进行全局规划,还对各种细节精雕细琢。他们想把这里变成一个让芝加哥人民身心愉悦的公共场所,通过一系列设计,改善芝加哥人民的审美意识和城市体验,且力图避免让南部风景如画的自然景观免于遭受商业破坏。

芝加哥南部公园体系的不均衡开发

1879年,芝加哥南部公园体系最终建成。一年后,为了纪念美国总统·乔治华盛顿,市政府把西侧公园命名为华盛顿公园。为了纪念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市政府把东侧公园命名为杰克逊公园。

不过,在资本等作用下,芝加哥市政府起初重点开发了杰克逊公园和海德公园。

由于杰克逊公园和海德公园背靠密歇根湖,许多富人在其西侧兴建了豪华别墅。富裕的海德公园居民们,甚至邀请到时任美国总统的尤利塞斯·S·格兰特参加杰克逊公园的竣工仪式。

1890年,芝加哥大学兴建,海德公园逐渐成为芝加哥师生们住宿、科研和学习的场所。这一年,杰克逊公园成为世界博览会举办会场,芝加哥市政府聘请建筑师和雕刻师们在此兴建大量的建筑和雕刻。这进一步加剧了杰克逊公园和华盛顿公园的不平衡开发。

1893年,世界博览会在芝加哥成功举行。从5月1日到10月31日,杰克逊公园吸引了大约2700万游客前来观赏。世博会结束后,杰克逊公园被改造为一个公共绿地。

1899年,杰克逊公园成功举办了高尔夫球赛。后来,南部公园委员会将杰克逊公园的草地开发为美国中西部地区高尔夫球赛的比赛场地。这个高尔夫球场至今还在使用。

华盛顿公园的城市开发

19世纪中后期以来,华盛顿公园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商业开发。在华盛顿公园的两侧大道,中产阶级开始在这里安家。其商业开发也受到华盛顿公园东西两侧交通大道的推进。到1887年,缆车和火车可直达63街的斯塔特街和67街的柯蒂奇格罗夫大道。1892年,“L”线的火车开始抵达55街。到1907年,“L”线的火车从华盛顿公园扩展到伍德劳恩地区。缆车和火车使得华盛顿公园地区的居民们可以轻易进出芝加哥市中心。但这一时期,住在华盛顿公园附近的居民大部分是工薪阶层。

19世纪90年代,德国裔犹太人开始在华盛顿公园东部居住。与此同时,少数非洲裔美国工人开始在加菲尔德大道以南和斯塔特街以西的地方居住。

在20世纪,华盛顿公园逐渐成为一个种族关系紧张的区域。1919年7月27日,一位非洲裔美国少年因违反芝加哥海滩的种族隔离规定,被一群白人青年活活淹死在密歇根湖。非洲裔美国少年死后,芝加哥警方拒绝抓捕嫌犯。为反抗种族歧视、抗议芝加哥警察办案不公,非洲裔美国人在芝加哥南边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种族骚乱。8月3日,骚乱结束,15名白人和23名黑人丧生,另有500多名非洲裔美国人受伤。另外,白人种族主义暴徒纵火,使大约1000户黑人家庭失去了房子。

(1919年芝加哥城市骚乱)

此后,美国白人和非洲裔美国人之间的关系愈发紧张。在20世纪30年代、40年代和60年代,芝加哥爆发了多起种族骚乱。富裕的美国白人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逐渐搬迁到华盛顿公园地区以北。

当美国白人开始从华盛顿公园西侧撤离时,越来越多的非洲裔美国黑人开始在这里安家居住。20世纪初到70年代,美国历史上出现了非洲裔美国人大迁移运动。这段时间里,多达600万的非洲裔美国人从南部乡村地区移居到美国中西部、西部和东北部的都市地区。由于没有住房,许多非洲裔美国人住在阁楼和厨房里。

当白人工薪阶层逃离,华盛顿公园西侧就成为非洲裔美国人长年居住的贫民窟。非洲裔美国人开始向华盛顿公园的西侧和南侧扩张。随着非洲裔美国人不断涌入华盛顿公园西侧,德国裔犹太人、印第安人后裔、意大利移民、爱尔兰移民和其它少数族裔的美国人也逐渐搬离此地。到1930年,黑人人口占华盛顿公园西侧总人口的92%。在21世纪的今天,非洲裔美国人的人口比重已达到99%。换句话说,非洲裔美国人把华盛顿公园西侧变成了一个黑人聚居区。

与此同时,华盛顿公园附近的文化和宗教机构也逐渐成为非洲裔美国人的领地。1897年,非洲裔美国人在华盛顿公园附近建立了圣玛丽非洲裔卫理圣公会教堂。它是该区域的首个黑人教堂。1909年,爱尔兰天主教徒们兴建了圣安瑟伦教堂。到20世纪30年代,这个教堂变为一个黑人教会。1909年,希腊东正教教徒在61街和密歇根大道的交界处创办了圣君士坦丁和海伦希腊东正教大教堂。到1928年,这个教堂的信徒几乎全是非洲裔美国人。此外,希腊裔移民、爱尔兰裔移民和德国裔移民的教堂也逐渐变成非洲裔美国人的教堂。

非洲裔美国人历史博物馆在华盛顿公园园内的建立,标志着这个公园彻底变成了一个隔离地带。1961年,为了传播美国黑人历史和文化,玛格丽特·泰勒和她的丈夫查尔斯·巴勒斯及其朋友们一起创办了艾伯尼黑人历史和艺术博物馆。为创办这个博物馆,巴勒斯夫妇把他们在南密歇根大道3806号寓所的一楼捐赠出来。

1973年,这个博物馆移到了华盛顿公园内。为了纪念海地自由黑人让·巴蒂斯特·波伊特·杜·萨布尔在芝加哥建城史上的地位,同时也为弘扬非洲裔美国人的历史和文化,这个博物馆改名为杜萨布尔非洲裔美国人历史博物馆。

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非洲裔美国人前来这个历史博物馆参观游览。但是,当非洲裔美国人游客成群结队在这个博物馆周围活动,其他族裔的美国人选择进一步远离这个公园。

如今,由于公园开发不均衡,华盛顿公园成为芝加哥南部犯罪活动最频繁的区域之一。这个区域没有商业中心,也没有工业企业。居住在此的非洲裔美国人大部分是无业游民,且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受贫困所迫,华盛顿公园西侧的一些非洲裔美国人经常去往东侧的芝加哥大学校园,向师生和游客实施抢劫。为保护校内师生安全,芝加哥大学几乎每隔10米,就在校园内设置一个紧急求助站,同时组建了数量庞大的校内警察队伍全天巡逻。

白天少有美国白人和游客前来华盛顿公园散步和跑步。相反,非洲裔美国人们则成群结伴在公园游荡。晚上,非洲裔美国人则与不法分子们在华盛顿公园进行毒品交易、妇女卖淫和其它犯罪活动。如今,华盛顿公园成为芝加哥南部贫困、犯罪、毒品交易、妇女卖淫和枪击案的代名词。

华盛顿公园是芝加哥城市公园发展不平衡的一个真实写照。为开发芝加哥南部的土地,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从全局着手,力图让华盛顿公园、杰克逊公园和中途公园构成和谐统一的花园体系。但在城市开发过程中,芝加哥政府重点开发和使用了背靠密歇根湖的杰克逊公园。相比之下,华盛顿公园得到的关注不够,成为普通白人工薪阶层的居住地。越来越多的非洲裔美国人搬到华盛顿公园西侧居住,引发种族大骚乱。此后,越来越多的美国白人和少数族裔的群体从华盛顿公园西侧撤离。最终,华盛顿公园成了一个主要供非洲裔美国人使用的隔离区域。

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对南部公园体系的设计可谓匠心独运,但他们或许不曾想到不均衡的城市开发会使南部公园体系变的支离破碎。另外,他们也许未曾考虑到种族和其它人为因素会造成华盛顿公园和杰克逊公园在芝加哥城市空间开发上的巨大差异。

(作者系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历史系博士候选人)

芝加哥华盛顿公园如何沦为犯罪频发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